一、小黑屋

江湖近日传闻,当初被逐出丐帮的全冠清等人意图对萧峰不轨。拼武功萧峰当然不会怕了这群鼠辈,但就怕他们用阴谋诡计。

燕玄夜得到消息,星夜北上驰援,一去塞外便是一月。

霍南风本以为小事一桩,后来才知道全冠清竟还联合了西夏一品堂高手一同出手,再加上他能勾结的江湖败类……

霍南风当夜便朝北方草原急赶,累垮了三匹骏马,等到塞外,高大华丽的帐篷中,却只见燕玄夜和萧峰席地而坐,正击掌狂饮。

堂堂武林盟主,竟然就那样征在了帐篷门口,一时心中百感交集。转身就走他舍不得,可眼前之人眉目如画,豪爽开怀畅饮的模样,分明是恣意到了极致,哪里需要别人去担心。

先看到霍南风的,竟然是萧峰。

他放下手中大杯,示意燕玄夜朝门口看去。那个脸上已有醉意的俊美青年这才转头看向了霍南风,素来清明的目光都显得有些朦胧。

燕玄夜呵呵笑着站了起来,摇晃着朝霍南风走去,等走到他身前,整个人就像没有骨头一般挂在了他身上,带着浓浓酒气的呼吸喷在武林盟主没有表情的侧脸,笑着邀请道:“霍南风,来一起喝。”

霍南风俯身将他抱了起来,对萧峰点了点头,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此时已是深夜,草原上夜幕低垂,星空美得让人迷醉。

可霍南风却没有心情去看星空,他将燕玄夜抱到大帐篷旁边的一个小一些的帐篷中,将他重重放在床上,伸手按着他的胸口,一手便去解他的腰带,恶狠狠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我……”

“霍南风,草原真美。”偏偏燕玄夜还不知死活伸手去摸他长出不少胡须的下颌,笑道:“和萧大哥饮酒游历,我都有些乐不思蜀了……唔……”

尾音被霍南风吞进了嘴里。

他恨恨地咬在燕玄夜的唇上,明明知道自己的情人不是柔弱之人,不需要他这样担心。可是当初知道全冠清竟然勾结西夏一起出手时,狂跳的心一直到见到燕玄夜的笑容才算平息下来。

燕玄夜醉得身上懒懒的,索性也没挣扎,伸手揽住霍南风的肩膀,任他有些粗鲁地剥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霍南风第一次这样没有耐心,草草的扩张之后,低头咬着燕玄夜的唇就强横地进入了他的身体里。

“嗯……”燕玄夜闷哼一声,身下的疼痛让他的酒意都淡了些。翻手按在霍南风的肩上,就要变脸推开人。

一抬头,却直直对上了霍南风有些发红的眼睛。

武林盟主本也是绝顶英俊的美男子,可是现在往昔的风度翩翩也没有了,难得一见的倦容爬满了他俊美的脸,就连平日里坚韧飞扬的眉似乎都失去了精神。

燕玄夜手上的力气放轻了,他轻轻吐了口气,热情地回吻了回去。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

帐篷里粗如儿臂的牛油蜡烛早已被劲风熄灭,黑暗笼罩了整间帐篷。

燕玄夜趴在柔软皮毛铺成的床上,头发早已被汗水浸湿,可是伏在他身后闷不做声的霍南风却依然一言不发,重重地朝他体内挺进。

灼热的呼吸喷在燕玄夜的后颈,他勉强撑起上身,微微侧过头去。

黑暗中看不清霍南风脸上的表情,只隐约能看见他那双眼睛。

感觉到了他的动作,霍南风伸手抱着燕玄夜,坐了起来,让他倚靠在自己怀中,仍然有些不解气地咬住他的耳朵,恨恨说道:“我就该……把你绑在身边。”

燕玄夜重重喘了口气,反手去摸霍南风的下颌。新生的胡渣硬硬地有些扎手,霍南风的气息灼热切急促。

想到他脸上根本无法掩饰的疲态,燕玄夜突然喘息着问道:“多少……天?”

霍南风咬了咬他的后颈,却没有回答。

帐篷里又安静了很久,只能听到两个人重重的喘息和偶尔泻出的一声半身呻.吟。

燕玄夜的酒意终于随着汗水而蒸发掉了大半,身体虽然早已软得不想动,但伏在他身上的霍南风却如同不知道餍足的野兽般,吻咬着他的唇,重重又冲刺了十几下,才粗喘一声,伏在他身上不动了。

“霍南风。”高.潮的余韵早已过去,燕玄夜等了片刻,身上的人却依然一动不动。

他有些着急地推了推他,霍南风轻哼一声,嘴唇下意识地在他脸上蹭了蹭,又不动了。

燕玄夜松了口气,突然又觉得有点好笑——

堂堂武林盟主,武功出神入化的霍南风,竟然因为太累了做完就睡……他唇角微扬还在想等他醒来该怎么嘲笑对方,突然意识到,究竟有多累,才会让霍南风疲倦到这个地步。

从来都没心没肺的惊天教主难道柔软了一次,他一伸手抓过被子裹在了自己和霍南风身上。

对方大概真的太累了,只是微微蹭了蹭燕玄夜的脸又不动了。

呼吸扑在燕玄夜的耳边,两人的脸颊紧紧相贴,大概是霍南风脸上的胡渣扎到了燕玄夜的脸颊,燕玄夜睡得并不好。

再醒来时,天光已经洒入帐内,霍南风也已睁开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两具高大健美的赤.裸粘腻的身体紧贴在一起,虽然不太好受,但燕玄夜难得没有一脚踢开身边人,摆脱让自己不舒服的根源。

霍南风盯着他看了片刻,突然抱着他,脑袋深深埋在他的颈上,轻轻说道:“我好担心。”

昨晚的强势没了,脱下武林盟主的外袍,霍南风也不过是个不到三十的,陷入恋爱中的年轻人。

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挤在一起太热了,有热热的水滴缓缓流入了燕玄夜赤.裸的脖子。可是等霍南风再抬起头来时,他又变成了沉稳可靠总是让着顺着惊天教主的人了。

燕玄夜盯着他看了片刻,仍然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丝毫端倪来,终于忍不住问道:“霍南风,刚才……”

霍南风没给他说完的机会,他凑过去吻在了燕玄夜的唇上,含含糊糊问道:“去洗澡?”

燕玄夜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他以为自己会笑的,会和从前一样,大声地嘲笑霍南风,并且为自己又压过武林盟主一头而感到沾沾自喜。

可是他却没有,胸腔里是难以言述的满足和……感动,就连眼眶都有些发热。

他主动吻了吻霍南风的唇,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盯着在他目光下,脸上略显尴尬的武林盟主看了片刻,燕玄夜突然笑了笑,又亲了亲霍南风,才道:“霍南风,你真英俊,比萧大哥还要英俊。”

他微微分开两人的距离,眼睛看着霍南风的眼睛,轻声说道:“我真爱你……”

二、短梗集合

1.万梅山庄的花

万梅山庄第一次百花盛开。

西门吹雪的手里也第一次抱着的不是自己的长剑。

花满楼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他的心却比任何人都要通透。所以他能闻到让人心旷神怡的花香,能听到每一朵花开的生命,感受到亲人们的关心和,那份仅属于自己的爱……

看不看得见,又有什么要紧呢?

花满楼笑了,他闻到了春天的味道。

西门吹雪的声音还是冷冷的,他仍然不喜欢多话:“花开了。”

花满楼的身体已经染上了百花的芬芳,西门吹雪的身上,也不再只有寒梅的冷香。他们在最适合恋爱的季节,在花满楼最喜欢的地方将他紧紧地抱在怀中——

那是比他的生命更重要的存在。

“我们……”西门吹雪抱着花满楼坐在百花包绕的亭中,等待着两人的喘息平复下来,才简洁地说道:“该成亲了。”

他们早已约好,在万梅山庄第一次百花盛开的时候,便成亲。

此生,永不分离。

2.春风一度

燕玄夜再见到戚少商,是在夜晚京城的城墙上。

那个白天威风八面的金风细雨楼楼主,夜晚却独自一人坐在高高的城墙上,就着凌厉的夜风,冷酒一壶,独酌自饮。

落寞无比。

燕玄夜难得好奇地停下了脚步,站在戚少商身边,好心问道:“要我陪你喝一杯吗?”

“聚散总有时。”戚少商饮尽杯中酒,自嘲道:“又何必去贪那一时的相聚。”

“啧……”燕玄夜愈发好奇,索性蹲了下来,和戚少商双眼平视。

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九威神龙,在夜晚寒凉萧瑟的风中,终于露出心底的脆弱来。

“我只要一闭上眼,就全是他。呵呵呵呵呵……”戚少商轻笑着,仰首饮尽了杯中酒,曼声吟道:“不顾惜朝终身误,一顾惜朝误终身!燕教主好文采!”

“再好的文采,也及不上惜朝一顾。”燕玄夜站起来看向了城墙之下。

青袍玉簪的年轻男子慢慢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戚少商的手颤抖了,倒满的酒杯中的酒洒落一地,斯人如梦如幻,正站在城墙之下,借着月色仰望着他。

寒星般的双眸对上戚少商的眼睛,让他的双手颤抖得更加厉害:“这……这一定是梦……”

他这么说着,却已经从城墙飞身而下,将同样独臂的男子,用仅剩的一条胳膊紧紧抱在了怀中,“只有在梦里,才能再与你相见。”

城墙上的燕玄夜早已没入了黑暗之中,顾惜朝沉默了很久才伸手也抱住了戚少商,轻轻说道:“那就当是在做梦吧……”

……惟愿长梦不醒。

3.踏月

萧易寒的轻功在一年内有了长足进步,至少现在他已经能在叶孤城不用全力的时候,和他并肩踏着海浪迎风傲游。

今夜月色很美。

叶孤城静静站在海边一块巨石之上,听着海风的呼啸之声,看着在自己身边跺着脚抖着拧着衣摆上海水的萧易寒,突然说道:“一年了。”

萧易寒陪在他身边,已经整整一年了。

萧易寒怔了怔,笑了:“这么快就一年了啊,跟在城主身边,真是完全不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

叶孤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又道:“为何不问?”

“问?问什么?”萧易寒眨了眨眼睛。

他其实也是聪明的人,惊天教九天九部的首领,并不是只要武功高或者和教主关系好便能胜任。只是在有些人的面前,他心甘情愿这样愚钝地活着。

会快乐许多。

“问我,为何同意你跟在身边。”叶孤城道。

“呵呵。”萧易寒笑得更愉快了,“因为我死缠着城主啊。”

他又低头去拧衣摆上的水,过了片刻,才又说道:“终有一日,我能如他一样,和城主并肩而行,衣襟不湿。”

叶孤城转头盯着他看了片刻,突然也笑了。

他不笑的时候,已经俊朗无双,让萧易寒沉醉不已。此时一笑,顿时连月色都失了颜色,万千世界,仿佛只有面前这人,和他的微笑还有色彩。

萧易寒看呆了。

“好。”叶孤城缓缓说道。

然后,他第一次伸手主动握住了萧易寒的手,带着他并肩迎风,踏月而行。

4.竹马

如果不是张无忌小时候中了玄冥神掌,他本该和宋青书一同在武当山上长大,大约也算得上是竹马竹马了。

可张无忌年少时过得太过艰辛,那是身为武当掌门之子的宋青书无法想象的。

宋青书并不喜欢张无忌,他对幼年的他并没有太大敌意,只知道自从他出现之后,太师傅的目光就牢牢地粘在了那个病弱小孩的身上。

但很快,他便从武当山上消失了。

再见面时,宋青书却没想到,昔年那个病弱的小孩,竟然能已一己之力,对抗六大派的顶尖高手,甚至连师叔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时候他,明明已经被灭绝师太手中锋利无双的倚天剑所伤。

光明顶上一战成名,六大派不少年轻女弟子的目光中,都印上了这个青年高手的影子。

宋青书也不想留下来照顾他,可是张无忌在被殷六书打伤昏倒前,却牢牢抓住了他的胳膊,于是他被父亲,留在了光明顶上。

武当山巅没能实现的竹马情,却在寒风凛冽的光明顶上展现了出来。

张无忌从此对宋师兄死心塌地,人前像足了他那侠义无双的君子父亲,背了人却还留了他母亲那个魔教妖女的几分邪气和我行我素,常常弄得宋青书面红耳赤,几次威胁他自己要下光明顶去。

他是武当未来的掌门,是血统纯净的侠二代,在仙风道骨的武当山上长大,别说师弟对自己的示好,就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恋情也绝对接受不了。

可他打不过张无忌。

打不过的结果就是竹马终成双。

光明顶上,新任的明教教主,终于在英俊漂亮的师兄再一次威胁着要离开自己,离开光明顶时,将他拆吞入腹,让他在明尊圣火照耀之下,烙上了自己的痕迹。

从此,生是明教夫人,死是他张无忌的鬼。

生死永不离。

5.怜花

王怜花成为八卦周报特约记者的那年生日,有人从塞外带给他一个木盒。

熊猫儿想看,却始终不敢上前,现在的王怜花,让他完全捉摸不透,他虽然还是会笑,也会对熊猫儿和沈浪笑,但是那样的笑,却无法传到心底。

熊猫儿只好悄悄去看沈浪,希望他能让自己看到盒子里的东西。

沈浪的脸上仍然挂着笑容,可他最近笑的时候,已经没有过去多了。只因他感受得到,王怜花,不是不再爱他们,而是没有那么爱了。

或者说,他终于变得更爱他自己一些了。

这是好事,可也让人酸涩。

木盒里装着一本秘籍和一块精致的玉牌。

秘籍封面没有字,玉牌上却刻着快活二字,背面还有一个银钩铁画般的柴字。

那是快活王的令牌,见牌如见人。

那同样也是快活城未来主人的信物。

除此之外,还有一朵通体透明的花。花朵雕工精致,花枝细嫩,栩栩如生。

王怜花伸手轻轻拿起那朵花,阳光下更显精巧。

沈浪看着那花,突然轻叹了口气。

他发现自己最近叹气的时候真的越来越多了。

送木盒来的人黑巾覆面,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他只是抱拳恭敬地对王怜花说道:“主上让我转告公子,悔不当初,望君怜花。”

这句话,本该是对沈浪他们说的。可现在,却通过快活王的使者转达给了王怜花。

一代枭雄终究还是承认了自己的儿子,所以这句话本就是他想对王怜花说的——

人若不怜,望君怜花!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嗷,我终于写完了,短梗就写这几人啦,别的我觉得挺圆满的,就不画蛇添足了嘻嘻。

至于小黑屋……我只能说你们赢了!!!

最后,鞠躬感谢妹纸们一路陪伴,本文至此全文结束。

这是我写得最开心的一本书,可以说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肆意到了极致。这两个月的时间,也是我写文以来最开心的时光,所以我也非常开心,能在这对我来说最美好的时光里,遇到你们伴我一路同行,从开始,笑到了最后。

我爱你们╭(╯3╰)╮

另外,我要深切感谢琅邪·俨大大,没有她的写肉大能增益光环,我就没法放开了几乎写全了龙阳十八式,作为一个曾经的三句拉灯党,我必须感谢琅邪大大为我推开的新世界的大门。

我爱你╭(╯3╰)╮

鞠躬退场,希望和所有有爱的妹纸们,能够有缘江湖再见╭(╯3╰)╮

章节目录

[综]教主在下好大一盘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全只为原作者有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有狐君并收藏[综]教主在下好大一盘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