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我行万万没有想到,他曾豪气云天的大吼要诛杀东方不败报仇雪恨,现如今却死在不知名的人手里,吸星大法确实起了作用,然而却恰恰是这一行为让他丢了性命。

“这……这是什么……功夫?你,到底……是谁?”任我行现下浑身抽搐,青筋暴起,黑色蔓延在他的全身,脸上也不曾幸免于耐,浑身上下似被成千上万种毒虫叮咬一般,难受无比,此时的他倒是宁愿仍旧被关在西湖之下了。

为首的黑衣男子蒙面,一双眼睛竟是诡异的绿色,只见他轻步走到任我行旁边,无视对方惊恐的眼神,伸出带着漆黑指甲的手轻轻的抚了抚头发,然后蹲下,并不开口,好整以暇的看着任我行的惨状,仿若观看这世间最唯美的一幕一般的温柔。

旁人听不到,不代表任我行听不到对方的传音入密。

“真没想到这次的猎物如此识趣,以往那些个东西都不曾问过我的名号,真是让在下好没成就感的,记住了,我是毒狐~”声音很轻快很雀跃,却直接让任我行冰冻住了心,他从不曾听闻这武林还有毒狐的名号!

“哎呦喂,真是孤落寡闻。”见任我行眼神中的情绪,毒狐面罩下的嘴撇了撇,虽说他是五狐中接触教主最少的,可不代表他就是能够被无视的!真没见识。

任我行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开口了,身体也无法动弹了,眼睛转了转,看到了周围眼神带着嘲弄和快意的多双眼睛,已不知自己现如今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了,前半生快意江湖,后半生沦落囚室,临死孤独无依……盈盈不知如何了,希望东方不败还能够留着她的性命吧……

毒狐见任我行死时仍然瞪大了眼睛,那里面带着扭曲的仇恨和复杂,当下扭过头,起身,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任务完成。”他说道,

周围的人互相看看,耸耸肩,疏松一下筋骨,真是难为他们还以为要有什么苦战呢,结果可好,人一下就解决了,还得他们白紧张了半天,现在肌肉都硬了!

“真是,早知道这样,在牢里直接毒死他就好了,还得演场戏带他出来。”营救任我行的一员有些郁闷的嘟囔,不过随即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连忙住口,“呃,抱歉,这嘴一时吐露了,我绝对没有质疑教主的意思!”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回去自己去领罚!”童百熊哼了哼,他也是围剿任我行的一员,只是让他分外可惜的是,杀死任我行的人却不是他,想到这他看了那位黑衣男子一眼,眼神里带着些探究,这人才要是放到日月神教那就是火上浇油……呃,不是!!是锦上添花……原谅他是个大老粗,成语就只会这么两句吧。不过既然是教主能够找来帮忙,向来跟教主的关系匪浅,入日月神教的可能性就更大了~这么想着,童百熊更乐了,没能亲自杀任我行的这点小心思也放下了。

说道童百熊,他这两日的经历真是让他对东方兄弟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在上山前,他们均被打昏送进了黑木崖下的一个山洞里,等他们醒来时,周围只坐着那几个护送华山妇人的弟子,当下童百熊大怒,可没等他反抗,他的反抗就已经提前被镇压了,对方找他开诚布公地讲述了教主的筹划,对于血洗日月神教反叛势力的计划,这让童百熊立刻转怒为喜,兴奋不已,他早已对教中某些个人有着相当的不满了,这下更是投的他的意,当下他也不反对,随着对方的计划行事了。

首先,他派人暗中接触到了那些被软禁的长老和忠心教众,暗自将其接到黑木崖外,在黑木崖周遭进行了周密的部署,以防有人趁乱溜走,其次,仍旧暗中进行,将剩余较为活跃的反叛分子周围安插上自己人,当然,这个自己人并非童百熊安排,而是那位黑衣男子安排,毕竟童百熊也实在没啥自己人,最后,做完部署之后,接下来便是暗中监视了黑木崖上的一举一动,随时做出反应,比如说那位圣姑派人下山打探令狐冲的事宜,那位还没下山就已经被抓获了,再比如对于分外活跃的一位长老派出人手似是想要联络西域安排后路,这些人也未曾在黑木崖外迎来自己的末日。

“接下来就是解决那些败类了!奶奶的,老子可忍够了,是不是现在就杀将上去?”童百熊有些兴奋,嗓门控制不住的吼道,

毒狐没反应,而是看着任我行的身体随着绿色毒液融化后才开了口,“还需再等两日。”说完,便率先向他们暂时栖息地走去,

童百熊立刻丧气,白兴奋了,但是他还不能不听这人的,毕竟人家手里带着教主的信物,他看过了,绝对货真价实。

没办法了,童百熊看了看周围也在垂头的弟子,“低着头都做什么?抬起来!快不回去!”有人让他撒气总是好的,这么吼完,童百熊舒服多了,跟着毒狐一起离开了崖底,徒留下一滩绿水随着泥土的缝隙慢慢下渗。

两日后,东方不败与东方齐一同赶往黑木崖,黑木崖早在昨日就接到了教主要回来的信息,因此在黑木崖的大家都很恐慌……

任盈盈无法自已的恐慌,她父亲没有上黑木崖!下面的人也没有传来任何信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谁也说不清楚,倒是上官云说了两句安慰话,可那又能抵得上什么呢?!如今下山找父亲的人又没有回复,这可如何是好?!

“圣姑,请静心!现下最要紧的是如何扳倒东方不败,教主的事情不会出问题,刚才山下人已回复有人说教主一行人向东南方向而去,这个详细还不确准,正在核实。为今之计,只能先杀东方不败再做打算。”上官云语气有些异样,但任盈盈并未听出来,现下她没有心思放在这上面,

“你说我父亲向东南方向而去?怎么可能?”任盈盈不相信,明明都到黑木崖了,她父亲的心思她还能不了解?不说立时杀了东方不败,但重回黑木崖绝对是他首当其冲要做的事情。

“所以说消息还不准确,但是圣姑,如属下所说,东方不败马上就要赶回黑木崖,此时正是我们的大好时机,趁着东方不败还没有任何戒备的时候,一举杀了他,这是最好的办法,到时候再去接任教主回来,岂不是两全其美?”上官云说话仍然不紧不慢,带着些安抚的滋味。

“你说的对,”任盈盈硬是压下心头的慌乱,现在确实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东方不败回来对他们来说既是好事又是坏事,就看他们如何处理了,毕竟黑木崖是东方不败最为放心的地方,如果选在这里下手是最容易的。“那么上官堂主有主意吗?”

“回圣姑,在下刚好有一计策。”上官云回道,

……

东方不败回道黑木崖没有第一时间召集堂主,而是赶回了自己的房间,那里布置一如往昔,连侍女等人也未变过,东方不败协同东方齐进入内室,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将旅途上的灰尘均洗净,当然,这中间豆腐自然也没少失,只不过是你情我愿罢了,但实质性的运动却未展开,毕竟现下确实不是好时机啊。

“来人,摆饭。”东方不败坐在凳子上,整个人靠在东方齐的怀里,任由他给自己擦拭湿润的头发。

侍女们低着头动作轻盈的讲饭菜摆上桌,然后退下,这期间竟是一丝动静不闻。

“这么久了,我对你的侍女也是刮目相看,都训练出来了,知道你不喜欢吵闹。”东方齐笑了笑,将东方不败摆正,自己坐在了东方不败旁边。

“吵的都杀了。”东方不败耸耸肩,夹了一筷子菜到东方齐碗里,“快些吃饭,等下还有好些事要办呢。”

东方齐懂东方不败的意思,好吧,他妥协,吃就吃呗。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你来我往甜甜蜜蜜腻腻歪歪的一顿饭结束,便有侍女前来报各位长老堂主已在议事厅外等候了。

吩咐了侍女收拾餐具,东方不败嘱咐东方齐好好休息,他等下变回之后,便起身赶往议事厅了。

东方齐靠坐在榻上,手持一本书刚好好生读一读,便感到体内一阵阵的发虚,带着些许的疼痛,微微皱了皱眉头,忽然眼睛一锐,转向门口,之间一群人已是冲进了房间。

“各位来此不知有何贵干?”东方齐忍住不适,开口问道,

“自然是好事。”来者冷笑着看着东方齐,“感觉不舒服了吗?是不是感觉很虚啊?啊?哈哈,实话告诉你,刚中了蛊的人都是这个反应。不用再兄弟面前装了,想靠着东方不败,也得看看东方不败是个什么货色。不过……看你的小摸样也确实不错,怎么样?要不要兄弟几个陪你也玩玩啊?”说完,哈哈大笑,眼神里的得意已是早已溢满了。

旁边人伸手碰了碰那人,“行了,快点办正事,待会等一切尘埃落定,咱们还不是想怎么样怎么样?现在别耽误事,上官堂主还等着呢。”

“行了,知道了,来人,把我们的旭齐公子小心的抬出来,别磕着碰着,那细皮嫩肉的要是青了紫了,东方不败还不得心疼死啊!”说完,自己先上前拧了一把东方齐已是开始冒虚汗的脸蛋,一时间,半张脸都肿了起来。

众人一冲而上,拽着东方齐就往外拖,东方齐想要反抗,确是有心无力了。

再说议事厅,东方不败刚到达议事厅,坐在往常的位置,叫人带长老和堂主过来,吩咐之后便闭上眼睛休息了片刻,他也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可惜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真是奇怪。

待到被告知人已到齐,这才睁开眼睛,却发现长老和堂主人竟是少了许多,当下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其他人呢?童百熊去那里了?”看了一圈却是没有见到童百熊这人。

上官云当下上前,跪下回到,“童堂主前些日子下山办事至今未归,属下已派人找寻,至今仍无消息。请教主降罪。”

“行了,起来吧。让曲非烟进来。”东方不败越发觉得身体不适,“其他人呢?”

随着东方不败的吩咐,曲非烟进入了议事厅,左右看了看,暂时站在了最后。

“回教主,其他人的踪迹,属下不知。”上官云起身,缓步后退到自己的位置站好,“属下听闻圣姑有事找教主商议,现下人就在厅外,教主是否召见?”

“让她进来吧。”东方不败无所谓的回到,对失踪的人踪迹并未过多询问,

圣姑缓步走入厅内,与往常不同的是,今日的她带了面纱,身上也带着一股清香。

“圣姑参见教主。”任盈盈跪倒在地,如往常一样。

“起来吧,不知圣姑见本座有何急事?”东方不败侧身靠到了椅子的侧面,调整了一下坐姿,

“盈盈有一事想要请东方叔叔帮忙。”任盈盈起身,抬头直视着东方不败,其实东方不败这许多年对她不错,可惜的是,她还有父亲,而偏偏,是这个人害了她的父亲。

“说。”东方不败言简意赅了,难道……他中毒了吗?这么想着,他眼神瞬间变得凛冽起来,

任盈盈自然发现了这一点,但心下更无担忧了,“盈盈想请东方叔叔让出教主之位。”

“……你说什么?”东方不败冷下脸,看着任盈盈,“你想让本座让出教主之位?你确定你有这个本事?”

“盈盈自知武功不济,不能为父报仇,但并未意味着盈盈没有这个本事。”任盈盈毫无怯意的回道,“当日你偷袭我父,囚禁他至今,就应该想到有今日。”

“……谁告诉你的?恩?”东方不败眯了眯眼睛,神色很危险,见到他这一表情,下方剩余的长老和堂主们纷纷变了脸色,有些胆怯起来。

“不论这是谁告诉我的,这件事都是事实。我父亲已经回到黑木崖了。”任盈盈也有些腿软,但她不能退缩,现下她也没有心思再跟东方不败周旋了,反正他们已然是胜券在握,不必浪费唇舌了。

“带人进来。”任盈盈吩咐道,

接着,便是一群人闹闹哄哄的拖着一人进入了议事厅,将人扔在了地上,东方不败瞳孔顿时一缩,杀心顿起,却不知什么原因,未立即动手。

任盈盈看都没看那人,“既然人都到了,我也不妨实话跟你说,你的身上已是中了剧毒蛊,那蛊一旦被我身上的香气催动,便是不死不休了。你也不要想着同归于尽,你的心头肉在我的手里,想要他好过的,就乖乖的束手就擒。”

说完,还特地扫了那人一眼,却不料,这一眼便让她差一点跌倒在地……“令狐冲?!!!”

任盈盈飞快的跑到东方齐的身边,不顾周遭人诧异的眼神,有些慌乱的想要扶起他,却不知从何下手,“你这是怎么了?”说完,才想起一件事来,“你就是旭齐??”

怎么可能呢?令狐冲怎么会变成旭齐的呢……难不成?他来日月神教做正派的卧底吗?这样就一切都说得通了,任盈盈有些心乱,她怎么也没想到,定下的毒计竟然是用在了她的心上人身上。

一时间现场有些冷场……

“还等什么,杀……”不知何时,一个带着十足的冷意和杀意的声音响起,顿时场面立刻混乱起来,刀光剑影成片,血流满地。不紧紧是议事厅,就连外面仍是杀声漫天。

任盈盈有些愣神,还未反应过来,一切便已尘埃落定,看着高高在上的东方不败早已站立起来,居高临下,冷笑地看着她,而在他旁边的……恰恰便是刚刚还躺在自己旁边的令狐冲……

上官云甩掉刀上的血,放回刀鞘,走上前跪倒在地,“上官云参加教主。”

曲非烟也紧跟着上前拜见,议事厅里竟是除了两位东方和任盈盈以外 ,竟是只剩下了上官云和曲非烟了。

任盈盈见状也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站起身来,直直的看着东方齐,“你竟然假扮令狐冲?你到底是谁”

东方齐感受了一下握着自己手的手劲,有些无辜,他真不知道这圣姑怎么回事,“很遗憾,我还真不是假扮的,更遗憾的是,虽然感激你能对我情深一片,但我早已心有所属。”

“呵……我还真是天真,以为一切都那么的顺利,却不曾想自己只是一个供人观赏的戏子。也罢自古成王败寇,是我天真葬送了我,怨不得别人,但凡有来生,我绝不会放过你,东方不败。”说完,任盈盈举剑准备自尽,确实被一根针打偏了方向。

东方不败好整以暇的看着错愕的任盈盈,勾了勾嘴角,“我还真以为圣姑是个聪明人,确实没想到也是个为情所困的可怜人。竟然看到‘情郎’就什么都顾不得了,你难不成不想知道到底哪里出了岔子吗?”

“我从不以为你有这样的好心,东方不败。”任盈盈知道东方不败阻止自己自尽也只是为了更好的羞辱自己,此时她确实是愤恨不已,但又能如何?“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的布置,如果到现在我还看不明白就枉费你培养我做圣姑的美意了不是?哼,说什么无论什么高手都无法识别的毒蛊,说什么用东方不败最在乎的人做人质,都是上官云一人所言,现如今还需要再说什么呢?”

一群人在任盈盈还在诉说时就已经冲进了议事厅,见厅内的情形,便乖乖的呆在一旁观看。

“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父亲的下落吗?”东方不败挑了挑眉,对任盈盈的反应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现如今你还想让我相信你没杀他嘛?”任盈盈带着些鄙夷,反正她都是要死,到死她都不会让人侮辱她。

“我还真没杀他。”东方不败耸了耸肩,拉着东方齐的手,两人一同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任盈盈这回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东方不败和东方齐交握的手。

“来人,带她下去见她‘父亲’。”东方不败早已见到了东方齐的侧脸,有些担忧的伸手碰触了一下,对任盈盈是不再关心了,由着下面人作为吧。

“是,教主。”却是曲非烟答话,说完,她便带着人押着任盈盈离开了。

上官云依旧跪地未起,既然教主未发话,自然他也不敢动弹了。

“上官云,知道你做错什么了吗?”东方不败侧脸带着些冷意。

“属下……知晓。”其实从刚才教主的反应就看出来了,原本计划不是这么定的,但偏偏教主自己打破了原定计划,原因还那么明显,他再不知晓就是傻子了。他倒真不是故意的,但是那种情况下,如果想要真实可信,就必须让东方齐遭一点罪吧?!

“那就自己下去领罚,呆在这里想让本座亲自动手吗?”

“是!属下告退。”

东方不败也不理会议事厅里的其他人,直接带着东方齐下去了,毕竟所有的好药都在他的房里。

剩余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直到毒狐有些无奈的看着这群笨蛋无所作为,“还不收拾!”这才开了口,他都不知道教主是怎么忍受这帮笨蛋手下的了,这要是他的手下,早就喂给毒物了,留着也是浪费粮食。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立刻开始收拾起来。

回到房内的两位东方,在东方不败为东方齐全身上下都上完药之后,东方不败更是恨的咬牙切齿,毕竟东方齐身上好多处瘀伤,恨不得让那些个死掉的人活过来再百般折磨一番,这么想着,他立刻吩咐人去议事厅那边传话将那些人的尸体全部拿去喂狗!

“行了,之前不也想到了吗?”东方齐好笑的看着东方不败的反应,“你计划的时候就没想过?”

“……想是想过了,本以为那样才会给这些人从最高处摔落的痛意,但我还是舍不得你受伤。”东方不败是真的想到过东方齐会受伤,但是定计划的时候他从未想过他会如此的疼痛。

“好了,我没事。”东方齐抱住东方不败亲了亲,“别担心,你夫君我的体魄比你好得多。”

“我知道……”东方不败闷闷的回答,“我倦了,我们今夜就下山!”

“……啊?”东方齐怎么也没想到东方不败会如此迅速地就提出下山的……“是因为我的伤?这都是皮外伤,根本算不得伤的。”

“我不管,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再见你受伤,我们立刻就走!”东方不败说办就办,收拾了些东西,留下一封信,便带着东方齐暗中离开了黑木崖。

等到众人来找时,只看到了一封留给上官云的信……

未过几日,江湖上变传言日月神教东方不败被圣姑任盈盈毒计所杀,而任盈盈与之同归于尽,现今的日月神教教主名为上官云,长老也更新换代,其中便有五只以狐为名的怪人,而圣姑则为一个名为曲非烟的小姑娘……

此时的东方不败与东方齐呢?

谁知道呢,也许归隐了田园从此不问世事,也许大隐隐于市,也许此时正在路上漫步的两位年轻男子便是也说不定呢……

风雨中的喃喃细语,阳光下的温柔细腻……随着风儿慢慢的传递到了周遭的一草一木。

作者有话要说:至于番外什么的,就留给定制啦~暂时番外定为两位东方的某些私事,任盈盈的结局两篇,至于令狐冲的番外要不要写就再议了……想看看大家想不想要定制,不想要的话我就不弄了,感觉好麻烦的样子……呵呵~~(修改了点格式~)

章节目录

东方不败之唯一东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全只为原作者波光潋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波光潋滟并收藏东方不败之唯一东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