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刚起床,就接到井薇娇的电话说去了黑龙江让他别去医院了。柔声叮嘱了她几句,那边赶飞机就挂掉了。慕醒无奈一笑,起床洗漱完毕,就响起了敲门声。慕醒赶紧过去开了门,门外,赵佳佳露出两个大酒窝,有些吃力地拎起手上的早餐,甜甜地叫道:“叔叔,这是我爸爸买的早餐,咱们一起吃吧。”

慕醒赶紧接了过来,起身让她进来,笑着问:“你爸爸呢?”

佳佳跳到了沙发上,转过头来笑嘻嘻地说:“爸爸走了啊,他让我自己敲门。”

应该是赶飞机,知道他起床晚还专门买了早餐,慕醒柔和一笑,让佳佳开了电视先看着,转身去厨房把早餐弄好。

吃过早饭,佳佳殷勤地拿过两个人喝粥的碗去了厨房,拧开水龙头就洗。慕醒过去帮她捏了点洗洁精,小丫头一手泡泡搓得很起劲。慕醒笑着揪她耳朵,小丫头露出两个大门牙洞问:“叔叔,我是不是很贤惠?”

慕醒拿过她手里的碗,由衷地赞叹:“挺贤惠。”

小丫头很高兴,嘿嘿一乐说:“我长大要嫁给我爸爸,必须贤惠。”

慕醒一下子笑出声,拿过碗冲洗干净,把她手上的泡泡洗干净。慕醒温和地说:“其实我比你爸好,你要不要考虑嫁给我?”

赵佳佳扭头看着慕醒,一副认真思索地模样。过了半晌,天真地问道:“那你能带我去游乐场玩么?”

想起昨天赵霆说的话,慕醒拿着毛巾给她擦手,摇了摇头,笑着说:“不可以哟。”

大眼睛里暗淡了一层,赵佳佳低头看着自己的小手被擦干净,闷声说:“那我不嫁给你了,我爸爸说我长大了嫁给他,他就带我去游乐园。”

长大了,你就知道嫁给你爸爸是不可能的,去游乐园,也是不可能的。看着赵佳佳长而卷的睫毛下那双眼睛,慕醒嘴角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那你要好好长大,不长大不能结婚。”

小孩子就是这样,伤心来得突然,听到某个乐观的承诺就很快能高兴起来。赵佳佳搂住慕醒,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嘻嘻地说:“你虽然比我爸爸帅,但是不嫁给你我一点都不伤心。爸爸说,长得好看的男人都不靠谱。”

慕醒起身把她抱起来,桃花眼微微上挑,魅惑无限。故意装出受伤的表情说:“其实我还蛮靠谱,要不要考虑一下?”

脸色顿时深沉了些许,赵佳佳认真的考虑了半晌,捏着慕醒的腮嘟着嘴耍流氓。

“宝贝~你刚才电到我了!”

慕醒哈哈笑起来,心情很愉快。他本来就喜欢孩子,赵佳佳的性子又实在讨喜,让人不由自主的对她好。

赵霆去黑龙江要呆三天,佳佳太小,自然不能让她自己在家睡觉。慕醒本想让她在自己床上睡,自己去睡沙发。但是赵佳佳说她的床是折叠木板床,可拆卸。两个人就去了赵霆家,把她的床给拆了。

拆过一遍床,却不知道怎么再次装上。慕醒坐在一堆木头边,看着说明书。小孩子对新环境总是有好奇心,赵佳佳把慕醒的房间逛了个遍后,走过来爬到他身上笑眯眯地问:“会了吗?”

慕醒学文科的,耍嘴皮子行,但是动手能力却不怎么样。看过说明书,慕醒抱着她站起来说:“我试试。”

于是,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直接坐在了木质地板上,对着一堆木板拿着钳子、扳子装起了床。

赵佳佳绝对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叽叽喳喳嘴巴一停不停,慕醒时不时让她帮忙递个零件。她住嘴拿过零件,然后继续叽叽喳喳。话题多是他们班里谁又被老师夸奖了,或者是她这次考试哪个题目不应该错啊这种小事情。慕醒一脸温和,气定神闲地装着床,认真地回应着她。两个人就像真父女一样,默契十足。

装好床后,慕醒又给赵佳佳铺好。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各自躺在各自的床上,望着天花板聊天。

“叔叔,你怎么还没结婚啊?”赵佳佳双手交叠在肚子上,扭头问着大床上的慕醒。

慕醒挑了挑眉,脑海中不自觉映出男人的脸。男人今年三十岁了吧,他呢,他怎么不结婚?家里人不知道他的性向吧,知道后会不会逼着他结婚。他会答应吗?

其实慕醒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很清晰的知道自己这辈子不能结婚。从小被母亲一手拉扯大的慕醒,对女人有着一种由衷的敬畏。作为一个纯gay,跟女人在一起绝对是糟蹋人家。

但是,能有个孩子,真是太幸福了。

慕醒扭过头,看着赵佳佳天真的小脸。大眼睛、小鼻子、翘嘴唇,长而卷的睫毛忽闪忽闪。慕醒冲着赵佳佳招了招手,赵佳佳从床上爬起来,扑到了慕醒怀里。慕醒让她躺在自己身侧,脸上依旧温和。

“叔叔还没想好,过几年吧,到时候让佳佳来做伴娘。”

这个回答并没有让赵佳佳高兴,佳佳哦了一声,闷闷不乐地说:“叔叔你今年二十多岁了吧,我才八岁呢,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才能结婚啊?我好想去游乐园玩。”

慕醒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心里有一丝心疼划过,不浅不淡,让他皱了眉头。把佳佳抱在怀里,捏着她的小鼻子笑着说:“叔叔今年二十七,但是你只要二十岁就能结婚了。”

赵佳佳眼睛一亮,掰着指头说:“那就是说,还有十二年喽?”

慕醒笑着点头,温柔地问:“你怎么这么想去那里玩?”

赵佳佳撅了撅嘴,描绘着慕醒惑人的媚眼说:“别人都能去,为什么我不能去?叔叔,你给我讲故事吧!”

赵佳佳明显不想再说这个问题,话题接着就转了。小孩子执念向来比大人深,越不让去,心里越是心心念着。慕醒揉着她的脸,毫不在意地说:“行,你想听什么?”

“‘郓哥大闹授官厅,武松斗杀西门庆’下一回是什么?”赵佳佳认真的问。

慕醒笑出声,问道:“‘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你爸爸平时就给讲这个?”人家的小姑娘都是听安徒生童话,她倒是好,葫芦娃都省了,直接跳跃到四大名着的高度。

赵佳佳跳下床,赤着脚去书架上找到《水浒传》,谁料却在最高层,看得见却摸不着,急得她转过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慕醒。

慕醒起身,修长的身子盖过赵佳佳孱弱的身子。冲着她温和一笑,俯身抱起了小丫头。小丫头突然拔高了这么多,伸手一拿就拿了过来。抱着怀里的书,赵佳佳一副心痛的模样,拧着小眉头说:“宝贝儿~我真的要考虑你跟我爸爸我该嫁给谁好了!”

慕醒哈哈大笑,抱着她放在床上,拿过书放在怀里,笑眯眯地说:“要不要来段山东快板?”

赵佳佳捂着心口哦了一声,扑上去就啃慕醒,哈哈大笑着说:“你不要诱惑我,我爸爸还会天津快板嘞!不带我去游乐园,说什么我都不会动摇我坚定的意志的。”

慕醒温柔地任她闹着,等她安定下来,从容地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开始讲《水浒传》。

慕醒性子随和,声音也很柔和,说话时语调不急不缓,却把《水浒传》讲得生动有趣。赵佳佳躺在一边听得细心,还不时叽叽喳喳地问着。说实话,这一回真是略重口。但是小孩子就的脑回路跟大人就不一样,问题多是环绕在“母夜叉漂亮还是潘金莲漂亮”或者是“张青都三十五六岁了,怎么还没个孩子?”这样完全不着调的问题上。倒是没有问“人肉好不好吃”,这省了慕醒不少麻烦。

讲完一回,到了午饭时间。慕醒抱着赵佳佳进了厨房,问道:“你喜欢吃什么?”

赵佳佳看了看他干净整洁的厨房,笑着说:“醋溜土豆丝,我给刮土豆皮。”

“真贤惠!”慕醒夸着放她下去,然后去掏出土豆。拿出马扎让赵佳佳坐好,递给她一个勺子,叮嘱道:“当心手。”得到一个灿烂的笑容,慕醒笑着去淘米蒸饭。

土豆刮好皮,慕醒这才发现自己忘了买擦子。看着躺在清水里圆滚滚的土豆,睹物思人,慕醒真是觉得,方凡十那一手刀技真是太好用了!

好歹把土豆切了个参差不齐下了锅,出来的时候赵佳佳一脸不忍逼视的表情说:“宝贝儿,你不会因为这个才娶不到媳妇吧?”

慕醒闲雅一笑,笑着说:“所以,你打算可怜可怜我了么?”

赵佳佳默默扒了口饭,转移话题道:“下午,我要去练钢琴,能送我去吗?”

慕醒闷笑着应声,吃过饭后,一起刷过碗。让赵佳佳午睡了一小会,然后在小丫头的指示下去了练钢琴的地方。赵佳佳临走前亲了他一口说声拜拜,慕醒说下课给他打电话,他提前来接她。

从钢琴培训班回来,慕醒去超市买菜。跟小孩在一起,让他乐此不疲。想着回去看看食谱,小丫头的身子还是要多调理调理。

下午五点的时候,慕醒接到赵佳佳的电话让他去接她。笑着让她别乱跑,呆在原地等着他,然后拿着钥匙骑着电动车去了。

赵佳佳提前给他打的电话,慕醒赶到的时候,她正站在一堆人群众孤零零地等着。戴着棒球帽,小小的身子往前探着,眼睛四处张望着。看到慕醒后,小丫头高兴地冲着他招手。

慕醒骑着电动车刚要过去,突然,一辆面包车从赵佳佳旁边疾驰而过。慕醒心漏跳半拍,车子奔驰而过,哪里还有了赵佳佳的影子。

慕醒二话没说扔掉车子,大马路跳到大马路中央拦住一辆计程车,司机大骂一声:“不要命了!”

慕醒拉开车门跳上去,厉声命令:“追那辆面包车!”

司机瞬间明白了,自然是不敢怠慢,猛踩油门追着面包车就紧追了上去。面包车司机看到身后的出租车,骂了句“草”,车子一拐,朝着郊区开去。

车上,慕醒狂跳的心脏渐渐冷静下来。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慕醒沉声说:“过来帮我个忙。”

电话那头很吵,男人问了地址,不顾身后女人地叫喊,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给男人打过电话,慕醒做双重保险,冷静地报了警。双眉紧锁,眸中冰冷,食指抵在唇边看着前面的面包车拐进了一个满是四合院的胡同。

见车子进了这么偏僻的地方,司机有些不敢往里面开了。因为他们都不知道面包车上有几个人,慕醒毫不犹豫地跳下车,警告司机:“在这等着,不然车费一分都不给你!”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过去。

面包车在胡同的尽头停了下来,车上三四个人,有一个怀里抱着赵佳佳。几个人四处张望了一下,没发现可疑人物,抱着赵佳佳进了一所老旧的四合院。赵佳佳没有一丝挣扎的意思,慕醒心下一惊,要是给她喂了药……

浑身惊出一身冷汗,慕醒脊背发凉,脑袋一热,完全不顾那边人数与自己的差距,起身就追了进去。

刚走进去,还没等慕醒反应过来,身后一只大手禁锢住了他的动作,并且牢牢地捂住了他的嘴。

作者有话要说:请问!!!!! 粗长咩~~~~~然后~天天说我每天留个伏笔累不累~/(tot)/~~ 伦家是正好码到这个地方啊~不是故意的【正色】

章节目录

[高干]吃软不吃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书全只为原作者西方经济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方经济学并收藏[高干]吃软不吃硬最新章节